That Consequences 后果(HWH/ABO/Mpreg)0.1

这篇文在随缘有全文,因为已经完结,所以想要在有时间的时候慢慢修改一些当初草稿下来的遗憾。两边内容主线差不多,可能会有些修改,可能不不会。不建议已经阅读过的小伙伴再看一遍。顺便现在在221D翻新文。

Alpha!Sherlock x Beta!John    

Mpreg,一夜情,爆粗口,主线间线全部紊乱,年龄经不起推敲。

还有无数对小孩活动的描写,并伪科学一堆。参加着一些真的知识,因为是搜索过来的,开放权限,所以在这里不备注网站了。

文慢热,还有流产未成功的rape警告。

Beta男性拥有退化Omega器官,只有在和Alpha结合的情况下,才有怀孕的几率,但是几率小,世界范围内出现2-3年出现一例,也就是说这是概率很小但是不是可能的事情,John不会在怀孕的时候被人看做是怪胎,也不用对孩子的身份进行无限制的隐瞒,被拿去做试验什么的,其余总体ABO设定不变。

--------------------------------------------------------------------------------------------------------------------------

这是John第一次对自己Beta体质感道厌恶,他从来没有准备好这个。倒不是说他会喜欢自己成为一个Omega什么的,那倒不是什么性别歧视,只是John没有这么一个心理准备,他的父母都是Beta,他觉得自己生来就应该是个Beta,属于永远用不到他的子宫的那种,他只是个男人,但是这也太过头了!

John看着自己在镜子中有些隆起的小肚子,一瞬间脑子中是无尽的空白,他已经负担了大量的学业贷款来上医学院,未婚生子怀孕?shot!这个可是从来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有些厌弃的看了一眼脖子上曾经存在现在已经大幅度褪色的假性标记,天哪,真是荒唐,他怎么会允许自己做出这样违背常理的事情来,只能庆幸,他没有让那个男人的结正式进入他子宫,形成气味和结永久标记。

这个Beta清楚一切的理论知识和程序,像所有的Beta一样,他的体内有两套器官,一套基本退化,一套功能正常,在和Alpha结合的时候,Beta为了增加种族繁育的使命,在Alpha激素的不断刺激之下,Beta可以怀孕的那套器官有进一步发育的可能,这需要结合的“咬”还有结——结让精子停留在身体内的时间更长,使得Alpha激素能停留更久,增加Beta怀孕的可能,当然这是说有增加怀孕的可能,但是根据另一套器官基本的发育不全和Alpha激素在Beta体内停留的不稳定情况,这使得Beta男性和Alpha男性结合之后怀孕的可能相当之小,加上Beta男性对选择和Alpha做爱的不良感受,使得Alpha和Beta男性结合的概率同样低下。

——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什么怀孕的可能。

当然只是“几乎”可以忽略了,John讽刺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验孕纸,那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也是他拿到工作时薪的一天,无尽的折磨终于告一段落之后,他只是想去酒吧喝点酒稍微[b]放纵[/b]一下自己,然后遇到了那个“男低音先生”。对,他给那个男人取称号,只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他真的名字,他赞赏那个那人,鬼知道这个让人惊叹的能一眼说出另一个人的人生的低音先生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酒吧通常来的只是附近的学生,而这个男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大部分时间里他在听那个男人优雅的有条不紊的说话,然后酒精,接着鬼知道什么人偏偏要过来招惹他们,然后就是打架,别看John矮,正是因为如此,他从小就会打架,让那些以为他矮就能欺负他的人滚远一点,然后他们不知道怎么地就上床做爱,直到那个带着卷发的男人——咬住他的时候,他才清醒了一些,而他们甚至没有带套。

“我知道你是干净的,我也是,不用担心,”那个有些迷糊的男音说道,“你大概忘记了,上床之前你就问过我了,哦,医学生,太多酒精!你不会像哥一样是个酒鬼的。”

John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说过自己是个医学生,还有他有姐姐,没有哥哥,谢谢。但是后来,那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个男人在他的体内成了结,这对于普通的Alpha来说,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心理层次上,如果一个Alpha认为另外一个人能养育自己的孩子,并且是合适共度生活的人,他们才会展开结,当然也有那种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和到处撒尿似的野狗一样的Alpha,但是这个男人,他熟悉这种事,但是和John做爱之前,绝对有一段时间没有碰过什么人了,那种触碰人的方式,就像是很久没有接触过的之后,才开始慢慢又熟练起来一样,先是犹豫的,然后是缓慢的熟练的,轻易就挑动起了两个人的热情,大部分情况下,John都是照顾人的那个,因为他天性如此,但是这一次尤为特别。

John觉得自己被珍惜。

也许,很大的可能下,他觉得对方其实是嗑药了,或者说那个男人绝对嗑high了,不然怎么能在用Beta气味伪装自己的时候,在他的身体里面展开结。因为激素不仅仅是改变气味,一定程度上会改变Alpha的功能,John在感受到结的时候,除了他妈的感觉到非常疼之外,还诧异于注射Beta激素之后Alpha居然他妈的还能张开结。就好像一个理论上应该被“阉掉”的男人,他妈的居然在他的体内射精了!

幸好没有在子宫内形成结,幸亏没有永久性的标记。这大约是得知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所得到的唯一的好处了,John自嘲的想。

从时间来算,这个孩子大概会在圣诞节假期出生,这倒是给他省了不少事,可是他不能留下这个孩子,他只是一个负债累累的医学学生,甚至没有稳定的收入,他好不容奋斗到这里,在这个Alpha依然占据多数优秀资源的时代里,他靠着打零工,拿奖学金在满足自己的生活费的情况下尽力偿还贷款,他根本负担不起一个婴儿,也没有时间能照顾这个孩子。他并不想这样的,他一直一直在幻想着自己能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几个宝宝,如果他能从医学院顺利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开一个诊所,那么他又接近了梦想一步。这个孩子会打碎他一切的计划。

如果要堕胎,那么趁着怀孕时间还早,可以尽可能减少对母体的伤害……

John迷茫的看着自己,就觉得在看着一个怪物,他从未想过他会怀孕,即使理智告诉他也许有这个可能性,他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和其下紧接的男性器官,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再恶心不过。

——

“你真的不考虑将这个孩子留下吗?”粉色的房间里坐着一个产科医生。她的神色温和但并无怜悯,这让John好受不少,可能她已经看多了这种事了,“你可以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将他送养,很多不孕的夫妻们需要这个小天使。”

“不,”John果断的说道,他想过这种可能,纵使他心中有所动摇,也许他能休学一段时间,将孩子生下来呢?交给别人养育,然后他还能看到他的孩子。是的,他的孩子。也许会是金发,好的情况下他的孩子一辈子都会过得很好,也许会知道自己是他/她的生父。

“你考虑过也许将这个孩子交给你的亲人照顾吗?”

Harry和Clara?她们是Alpha和Omega,即使现在没有,将来她们总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你是因为考虑到自己Beta男性的身份,所以不想留下这个孩子吗?”

“你说什么?”John猛然抬头。

“John,冷静,这只是常规问题。我们得考虑到性同一性功能障碍可能会对你想在所下的决定作出影响。”

“你是说我不应该觉得自己是Beta,而应该像个Omega一样被操就会怀孕是吗?”

“John,冷静,我并无此意,”医生的声音依然平和,而John开始有些厌恶这些了。他的为被孩子占据的越来越大空间弄得有些难受,而且他最近开始频繁的上厕所,他对自己的变化感到焦躁。

“你的孩子就是个奇迹,他是一个有着你的血脉的奇迹。请稍等。”有人敲了敲门,John无力的看着医生走向门口,拿了一份报告回来,他的检查报告。

“你怀孕了,”那些阳性的报告让John一阵头晕眼花,他简直要喘不过气来了,他真的怀孕了,“而且是个双胞胎。”这个重磅炸弹让John好一阵子说不上话来,天啊,天啊,天啊,是对[b]双胞胎[/b]。

“John,从你的内置器官来看,我并不建议你拿掉这两个孩子。”医生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的子宫和其他配备器官具备了怀孕了基本功能,但是子宫壁过薄,发育并不像正常的雌性器官那样完善,从时间上来看,他们已经快要5个月了,而且这两个孩子已经太大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能的大出血。”

“很有可能。John,你真的愿意将自己置于险境,也不愿意留下这两个孩子吗?这是一个奇迹,John,Beta绝少怀上双胞胎。”

John颤抖着双手,接下了那份诊断。他在想他怎么能放弃两条生命,如果他的职责是对于人的生命,自其孕育之始,就保持最高度的尊重,他的孩子、孩子们,理应被如此对待。

John的朋友们在评论他时候,除了老好人,热心肠,之外还有一个词叫做顽固。

当他在战场上。

John作为军医被来自后方的子弹射中肩膀的时候,一切都像慢镜头一样,他听到子弹的风声,感觉到肉体的疼痛,然后闻到了烤肉的气味,副交感神经极度兴奋,身体依据大脑的指令急速分泌肾上腺素,使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提高神经反应速度、提高体能、降低疼痛并屏蔽感知危险以外的感官,他觉得自己要失去意识了,但是在战场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子弹正面射入点皮肤上留下一个直径不到 1 厘米的小口,而弹头在经过身体时形成的巨大力量会震伤脏器,然后以 570 米/ 秒的速度穿出人体,假如弹头恰好击穿了动脉,在心脏泵血83.3毫升/ 秒的强大压力下,血液可以喷射到 10 米以外的地方,John试图判断自己是否大出血了,但是他没看到自己的血,他其实什么都没看到。

“John!”他的队友在叫他,是谁?

John恍然想到这可没有两个宝贝生产时给他带来的阵痛疼。他为了能尽早偿还债务,也为了自己,成为了一名军医,在阿富汗服役。即使他和孩子们聚少离多,以军人家庭的福利,多多少少照顾到了孩子们的生活环境。

但是如果非要让John觉得自己正在被大象踩了一样,他宁愿想些好事。

Hamish出生的时候一头淡金发,Sherry就完全不是了,那些黑色的胎发,让John有些咬牙切齿,那个Alpha不仅仅伪装自己是个Beta,甚至染了头发的颜色。

“天哪!John?你还活着吗?”是Murray拖着他进入附近的一块掩体,然后用医用胶按住了他不断流血的地方,疼!疼!疼!他的身体一直叫嚣着发出警告,“妈的,他快要失去意识了!血流得太快了!到底是谁的枪!这是一个外科医生!你们他妈的会毁掉他的!”

John费力摸了摸胸口两个孩子的照片。

“别动!”Murray警告他,但是把John胸口的照片抓出来放到了他的手上,金发的军医为此感激不尽。

这两个孩子,让一切都值得了。他想,Hamish简直就是迷人的小天使,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知道怎么让大人们围着他的小拇指转了,当他用湿漉漉的蓝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简直觉得想要把世界上所有一切好的东西都送给他。他亲亲你,在你怀里安静的睡着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拥有了世界上一切的美好的东西。Sherry聪慧早熟的有点吓人,John可知道他家的小姑娘的遗传来自哪里了,她比Hamish要早说话,学的东西也要更快,3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说下一大段的长句,背下一半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什么东西都想试试,拿火柴点火,‘解刨’蔬菜,喜欢看动物世界,虽然John觉得她只是对电视里的颜色感到好奇而已,毕竟他们这个年龄视觉系统尚未发育完全,很多东西都只是模模糊糊的而已。如果说Hamish是贴心的小包袱,那Sherry就是让人又惊又喜的小礼盒,你永远不知道礼盒立面会藏着怎样的绝世珍宝。

他喘着气,逼自己清醒过来,现在还不安全,但是黑暗带走了他。

------------------------------

John拖着瘸腿回来的时候,Harry带着不认同的脸色抱着他的Hamish看着他,她身边的Clara牵着他的小Sherry。宝贝们带着半生疏的表情看着John时,John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孩子们还太小了,记不住人,John想到自己上一趟回来已经整整过了半年了,就算在视频中有联系,他也不可能每每遇上孩子们没有睡觉的时间。他弯着半瘸的腿,慢慢试着蹲下,打开手臂,期盼的看着他Hamish和Sherry。

“…Daddy?”Sherry最先反应过来,她是那个记忆最好,最聪明的孩子,小女孩咬了咬自己的小指甲,John知道她在忧虑的时候就会这样做。他的眼神一亮,耐心的没有动,鼓励的看着他的小公主,张开手臂等着。卷发的小姑娘安静的凝视着他,就好像正在思考着一系列复杂的难题。

“Da?”Hamish的声音更加清亮一些,幼小的奶声奶气的的喊道,他在Harry的怀里挣扎的下地,迈着他的小短腿,向John踉踉跄跄的跑来,Sherry松开了Clara的手紧接其后。

“是的,是的,我是。”当两个孩子争先恐后的扑到他的怀里时,John没有忍住眼睛湿润了,他将头埋在Sherry还带着奶味的小身体上,深深呼吸着,Hamish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后接而上的是Sherry哽咽的哭声。

“Daddy…”“Dada…”两个孩子惶恐不安的喊道。

“是的,是的,对不起,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回来了。”有一瞬间,他的战士天性退下了。

——家——John想到,这就是到家了。

他们的身前,Clara忍不住拿着手帕(孩子们用的)在Harry身边抹起了眼泪,Harry保护性的环住了她的妻子。她看着John和他的孩子们,就好像将他们3个人一起划入了她的保护圈一般。这是Alpha的天性,保护家人和幼崽。

可是当Harry提议让John在她的家里多再休息一阵之后,John果断拒绝了。因为Harry和Clara已经为他做了不少事。他的两个孩子是在Harry和Clara的照顾下出生的,更不用说宝贝们还在婴儿期时,Clara展现出来的熟练的照顾技巧不知道帮了John多少忙。

因为就算John拼了命想要照顾孩子们,但是他形单影只而且势单力薄,有了Clara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天生就像会照顾孩子一样(“别傻了,John,我是从我母亲那学来的,”Clara笑着说。)在孩子饥饿的时候喂他们食物,寒冷的时候给他们加衣服,还有数不尽的纸尿包,鼻涕和口水,这位Omega教会了John如何照顾两个婴儿。

Harry在意料之外的在这件事情中成为了他坚实的后盾,并且在一次不小心差点把钥匙掉落到Hamish眼睛上之后,就完全戒酒了。事情发生时,他们正准备出门,John知道那不是Harry故意的,因为婴儿车就在桌子边,Harry只是没有拿好钥匙,可是Hamish开始受到惊吓到大哭,整整两个小时,Harry一直抱着那个孩子道歉。在他的姐姐戒酒之后,Clara和Harry的关系更好了,就算没有自己的孩子,两个人看上去开始满足于生活。Hamish和Sherry对他们,对wastson家而言,意味着这么多。

“你还需要休息,”Harry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John的肩膀,老天爷知道,军队里的人告诉他们John中枪时,她简直吓坏了,短短3年,她又要受到一次惊吓,她还以为自己是Watson家叛逆的那个呢。

John在上战场前交给了她一份声明,她以为自己知道那是什么,只是没有谈起(不外乎是对两个孩子的照顾的授权书),Harry打过将两个孩子继到她的名下的主意,但是她不知道John需要履行协议上战场之前,而且John也拒绝了。

可是在John去阿富汗之后,Harry得到那份公正,如果John在战场上死去,那么他的两个孩子将继到Harry Watson和Clara Watson的名下,由这对Alpha和Omega领养。Clara不知道这个,但是这成了Harry的噩梦,有时候她就怕John会放弃了那一丝的希望,没有了后顾之忧,死在阿富汗的战场上,在她无尽的担忧之中,John在生死关前走了一趟,废掉了他成为外科医生的手,加上一身的伤痕,终于带着性命回来了。

“我不能,你知道军队的保障金根本没有多少钱,我得尽快找到工作来抚养Sherry和Hamish。”John摇了摇头,他迫不得已拿上了自己的拐杖,最后看着镜子里打看了自己一遍。他看上去瘦了很多,黑眼圈重重,即使他回到了家,有时却依然还会做噩梦,当他睡不着的时候,就整夜的待在育婴室里,看着孩子们稚嫩的脸,听着他们细小的呼吸声。Harry不止一次的看到John在午夜留在育婴室里,Clara在房间里留一条厚厚的毯子用来御寒。

“下个月,下个月开始你再去找工作,Johnny,你才回来了半个月。”Harry不认同的摇摇头,“你休息得并不好,任何诊所都不会要一个上班时间瞌睡的医生的。”

John咬了咬牙,他知道Harry说的有道理,可是他无法忍受自己只是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孩子们才刚刚和你待在一起半个月呢,他们可想你了,”Harry毫不留情指出,她可清楚她的小弟弟的软肋是什么了。

——天呐——John心酸的想到。

突然一个小身影跑了过来,John在Sherry摔倒之前抱住了小姑娘。

“Daddy,别走。”Sherry将头埋在了John的肩膀上,小小的身体在John的怀里一颤一颤的抖动着。

“别哭,别哭,”John轻声说道,走起了婴儿舞步(就是左晃晃右晃晃,摆跨舞步),慢慢晃着怀里的孩子,“Daddy不会走的,Daddy只是去找工作,我会回来的,不会再离开那么长时间了。”

“那是多久?”奶音稚气的问道,“Daddy要离开多久?”John惊讶于这个孩子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Sherry不过三岁多而已,她已经可以从大人的话中找到她想要询问的重点了。

“我晚上就回来,你们睡觉前会见到我的,我的小甜心,”他想他得趁着小南瓜派没醒过来的时候,趁早走了,那个孩子可是粘人的一把好手。每次拒绝Hamish的要求或者惩罚Hamish的时候,John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不小心将食物弄得到处都是,或者是在墙壁上画画的那个应该受到惩罚的人。

Sherry抬起头,稚嫩的脸上一点泪痕也没有,有些凌乱的卷发凸显出她那双聪慧明亮的眼睛,“承诺?”“承诺。”John哭笑不得的答应道,看着Sherry伸出的小拇指,也伸出自己的手来。

就算Harry依然皱着眉头,她在看到John和Sherry小拇指拉钩时也笑了,Sherry的手还那么小,简直勾不住John的半个小拇指。

——

事实上,John找工作的历程并不是那么顺利,他毕业没有多久就进了军队,不到3年他便退役了,而且他的肩膀也毁了,从战场上积累的外科手术经验根本不可能再带上手术台,全科医生是他现有剩下的选项,而且他还想能重新出租一套房子,让他的孩子们住到他的身边。

不管怎么说,不是他故意想要偷听的,但是John确实听到了Clara和Harry谈论领养孩子的事情,这么多年了,她们终于要到这一步,John真的很为她们高兴。

Clara一直为自己无法生育而自责,在很多人的旧观念里,Omega的天性就是生育,不会生育的Omega就是一个笑话,Harry过去对这件事总是掩而盖过,而Clara承受着大量的压力。John无力劝阻那个一直在落泪的Omega,他对不作为的Harry感到不满。他们为此吵了一架,John指责她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而Harry嘲讽他连个Alpha都不是有什么资格评论她。所以他们的Beta母亲在那年初离世,John一人离家去上了医学院。

John很高兴两个孩子能给Harry和Clara这样的转变,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她们之前障碍,如果他能尽快搬出来,那么她们两个人领养孩子的进程也能跨上一步——至少能空出育婴室来。

第一天的进程并不那么顺利,大部分诊所附近的公寓都是满的,而且价格很高,他很难一个人负担起那么重的房租,而且他还有两个孩子。

回家的时候,Clara正带着小南瓜在屋外玩,Hamish比Sherry好动得多,俏皮的金色小短发随着他的蹦蹦跳跳一上一下运动着,小南瓜派的头发也有点卷,John在考虑Hamish长大之后,头发会不会一样变成深色,小甜心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书——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幼儿彩图童话书,而是给二年级小学生进行课外阅读用的科学教材课本。从Sherry的年龄上来讲,能抓住书看半天已经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更不用提她居然能看得懂至少一半。

John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的小女孩,他们家从来没有出过如此高智商的孩子,他很担忧自己如果引导不好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而且他想——他需要有一个天才来教导这个孩子,当他的小甜心年龄渐长,会有越来越多的问题他回答不上来,他希望能给这个孩子提供更好的空间来成长。

“Dada,”Hamish看到John一眼,远远的跑了过来,Sherry也抬头一脸惊喜的跳下椅子向John跑过来,“我的小南瓜派今天还好吗?小甜心小宝贝怎么样了呢?”John一把抱住孩子们,用胡须渣子磨戳着孩子们稚嫩的脸,孩子们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痒痒,Da。”Hamish拍拍John的脸,等到John把脸放到Sherry面前时,小姑娘已经用手掌包住了自己的脸颊,两只眼睛滴溜溜的透过手指看着John,就好像John要做出什么她就会立刻跑开。

“Oh,我的小甜心。”John没忍住伸手挠起了痒痒,和孩子们的疯闹让John减轻了不少压力。

Clara静静站在一边笑看着他们,眼神中升起一丝渴望。

刚刚回来的Harry站在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到周末的时候,John寻找房子的经历依然不怎么顺利,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独租的想法,转而寻找可以与人合租的房子,但是那些人听到他有两个孩子之后,大部分人当场回绝,少部分人只是说稍后回复——John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拜托就算是John自己也不会想要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室友的。

Harry对他在外花费这样多的时间寻找工作表示疑虑,但她什么也没问,或许是害怕伤到John的自尊心。

在这样天气晴朗的一天里,Harry建议他们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公园玩耍,在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欢呼中——主要是Hamish——三个大人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附近的公园,那里看上去很热闹,已经聚集了不少家长和孩子们,John有些手足无措,天知道他刚刚才从战场上回来,这总让他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那个地方孩子们也是他们需要防备的对象,那些“乌鸦们”(战场上的新人)被他们以为天真无邪的孩子杀死并且死不瞑目——John放手让Clara牵着两个孩子加入那些正在公园滑梯上玩耍的孩子们。

远远看着他的小天使们嬉戏玩笑,和附近他不认识的小朋友们做游戏,John突然觉得自己错过了不少东西,在他走之前,他从来不知道孩子们在公园中还有着朋友。昨天还那么小那样稚嫩的幼婴,现在已经能跑能跳能流畅说话了。

“嗯哼,孩子们长得真快对吧?”Harry站在John身边说道,她和John一样是个小个子,但是任谁也不会将她误认为Alpha之外的性别,她看上去强势,镇定,充满了控制力和张力,短短的金发锋锐的眼色,健康的体魄,似乎能掌握一切。

John悉悉索索的拿出了一些事物放在草坪上的毯子上面,等孩子们玩饿的时候回来食用,“是呀。”他向正在朝他欢呼挥手的Hamish也挥了挥手,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我们第一次带着小南瓜派和小甜心来这里的时候,你知道,Sherrl简直就要吓坏了,喔,你知道她当然不会哭。”老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Sherry就不是个爱哭的姑娘,当然大部分时间里Hamish也不爱哭,只是Sherry比起来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小婴儿,在小姑娘学会喊第一个da之后,就拒接以哭泣的方式来表示自己要什么,她会说“da,”然后抓住屋子里的人的注意力,让大人们带她去吃饭,去上厕所,或者去做其他什么,她才不哭泣,只是有自己固定的行动模式,比如在早上吃东西前,一定要到阳台去看对面邻居家的鹦鹉,看至少5分钟之后,才满足的回去吃东西,有一次降温,他们的邻居将鹦鹉收回了屋子里,那天早上Sherry看上去就是吓坏了,没哭,但是完全呆住了,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两个颜色漂亮的小东西不见了。从那以后,Waston家的大人们,就总喜欢拿些新鲜玩意来逗弄小姑娘。

“可是我们都能看得出来她吓坏了,一直拉着Clara的手不肯放开,我们可劝导了好一会儿。Hamish就完全是个反例,他从婴儿车上下来没多久,就到处好奇的开始看了,没一会儿这个公园里的人就完全认识了我们的社交小天才,他可靠着他的蓝眼睛骗到了不少零食呢。”Harry打趣道,“他看上去就像你小的时候。”

“哦,才不,幸好他没有一个恶霸姐姐。”Hamish比Sherry早出生半个小时,John欣慰的想。

“去你的John,是谁每次都给你留下最后一块蛋糕的?”

“是谁抢走我的第一个玩具车和后面数不尽的玩具的?”

“谁让爸妈给我买的都是芭比,我可不爱那些东西。”

“嗯哼,”John扬起眉毛,勉强接受了一点点这个说法。

姐弟两相视而笑,突然间有什么吸引了John的注意,John在眼角里看到有一个陌生人正在和他的女儿说话,John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的举动吸引了Harry的目光,他们离Sherry的距离有点远了,看上去没有人注意到小女孩的情况,Clara在滑梯的对面安慰着正在哭泣的Hamish,她看不见Sherry。John向他的女儿走去,Harry紧随其后。

John的脑袋中闪现过无数儿童被拐骗的案例,那些孩子们在离开亲生父母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忘记了过去的生活,他们太过幼小,所以毫不知情,还有的孩子被骗走之后遭受了可怕的事情,懵懂之中再也回不到正常的生活。上帝啊,他的Sherry也会遭受这些吗?想到这里John的心脏就一阵狂跳。

“嘿,你,离我的孩子远一点!”当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Harry就喊了出来。不少人随即注意到了这个陌生人,两个跑来的大人让附近的家长们意识到了什么,纷纷拉住自己的孩子,而Alpha们走向前方,想要阻止那个衣着整洁,不高看上去还有些怯懦的年轻男人。然后他们停住了,面上显现出疑惑。

John注意到了这些Alpha们的停顿,他也听到了Harry的声音看到她减缓的脚步,她说道,“哦,是个Omega。” 然后他也闻道了那阵香甜的气味,那股甜腻的花香味,是Omega们特有的味道。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部分Alpha停下来了,他们并不认为一个Omega会伤害孩子。

大部分Omega被认为是无害的,没有伤害别人的能力,他们手无缚鸡之力,他们只能臣服于Alpha。

但John不这样认为,他见过一个Omega是怎么操纵一队Alpha去送死的,那些Alpha们简直就像他手上的提线木偶,被他的喜好所控制,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消失。John意识到了,毛孔悚然的意识到了,他试图警告过那些人,但是没有用,那些Alpha就像疯了一样为了满足Omega的需求欣然赴死。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一个Omega究竟能有怎样的能力,却是一个无法阻止下John向他的女儿跑去的理由。

“Sherry,”John带着些气喘的走过来,对面年轻的男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的脸有些涨红了,姜色的短发顺服的贴在他的脑袋上,脸上有些雀斑,“抱歉,先生,我只是想要和这个孩子聊聊天。”

“你不应该在没有看到监护人的情况下靠近任何一个孩子的。”John指出,他的小女儿走到了他身边,牵住了他伸出来的手,看上去好奇的看看年轻的男孩,再看看John,有些不理解为什么父亲这样紧张。

“Daddy,抱。”John弯下头,Sherry不是一个经常提出要抱抱的孩子,她比Hamish走的更稳,更有自制力一些,John弯腰抱起女儿,在孩子带着奶味温暖柔软的身体贴合到他的身前时,John舒了一口气,正在疯狂跳动的心脏,舒缓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我,我只是…额,我……要结婚了…”年轻的男人看着围过来的人们愈发紧张了,他捏住自己的衣服一角,红着脸说道,“我只是想多接触了一下孩子们…我害怕之后,我无法胜任一个父亲的职责…”

John扬了扬眉,暂时肯定了对方的说辞。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男人愈发紧张了。

“哦,这没什么,下次不要再这样做了,我们的大兵刚刚才从战场上回来,难免有些反应过度。”Harry将手放到了John的肩膀上,“是吧John?”

John不可置否,“我是John,John Watson,这对双胞胎的父亲。他向Clara怀里Hamish示意了一下。”伸出手掌。

“oh,喔,就是你,我是Sam。你好,额,你们好。”这个叫Sam的年轻男人,握住了John伸出来的手。John扬了扬眉,‘就是你?’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没问。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那个年轻的男人大约是因为骚扰到了众人而感到愧疚,在红着脸待了一阵之后,就离开了。John依然抱着Sherry,没有放手,Clara带着歉意说自己刚刚有些忽略小姑娘了。

“不是你的问题,你知道我们两就在边上看着呢,是我太紧张了,因为我不太熟悉这里,不太放心,而且我应该和你一起看着孩子们的,你知道两个孩子总有忙不过来的时候。”John捏了捏男孩的脏兮兮的鼻尖,逗着Hamish说道,“是吧,我的小捣蛋鬼,我的小南瓜派。”

“Hamish 不是捣蛋鬼。”男孩咬着手指抗议道(Clara把他的手从嘴巴里拿出来搽干净,然后给他一个磨牙的饼干),从他身上已经弄脏的衣服看来,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哈哈,真的吗?小宝贝,来,我们去吃点东西吧。”Harry说道,她接过Clara怀中的Hamish向他们的地毯走去。

John远远落在了他们的身后,事实上,因为Sherry的过分安静,她不像Hamish一样从会爬开始就上蹿下跳,到处捣乱,连Clara都经常感叹还是女儿比较乖觉,大都数时间他们都在向男孩提出指令,限制他做这做那,绝少数时间里才需要关照到他们的小公主。她总是那么的乖。John有些心疼的亲了亲孩子卷发的脑袋。

“Daddy,我没有看到他的订婚戒指。”

“什么?”John低头看着孩子,她一点都没有害怕过的痕迹,只是咬着手指看着John,他把女孩的手指从嘴巴拿出来,用纸巾搽干净。

“他没有Clara阿姨有的戒指。Clara阿姨说,结婚前,恩,要订婚,订婚有戒指。”

John恍然大悟,摇摇头笑着道,“观察敏锐哈,小甜心,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带上戒指,有的人有……嘿,担心点。”一个流浪汉撞了专心和孩子说话的John一下,John抬头看过去,是一个高个的卷发男人,一身邋遢油腻,那双混沌的眼睛带着迷茫的看着John。公园里常有这样的流浪汉,有时候John会做一些义工,给这些流浪汉做一些伤口的包扎,但是现在John无意多做纠缠,挥挥手就让他走了。

“Daddy,他为什么看上去要摔倒了?”Sherry看着男人蹒跚的脚步问道。

“也许是喝醉了,” 也许是嗑药了。

“他没有喝酒,我闻到了。”

“不仅观察敏锐,鼻子也很灵敏哈,小甜心。但是下一次你不能轻易再和陌生人讲话了,你还太小了,如果被人带走,可能就再也回不到Daddy身边了。”John摸摸Sherry的脑袋。

“像电视上说的那样?那些被乖带走的孩子们?”

“学会新词了,是拐带,甜心,是的是的。”

“我记得家里的地址和电话号码,Harry阿姨有说过。我可以逃出来,给你打电话。”

“哼哼,让人惊叹的记忆力,还有策划力,宝贝宝贝。”John无意识的叫着孩子,拍着Sherry的后背,看上去小公主一点都没有被吓到,可是他还是注意到了孩子僵硬的后背。

他们已经回了营地上,Hamish坐在地上伸手将正在他嘴里的食物拿出来对着John,“Da,好吃,吃?”

“喔,Hamish,你自己吃吧,这里还有。分享是个好习惯,但是Hamish你已经吃过的东西可不能再给别人了。”John亲亲另个孩子,喔,他亲到了一些沙子。

“你可要好好安抚下Sherry,你都不知道你刚刚有多可怕,不少Alpha都被你震住了。”Harry一边说一边给男孩擦了擦下巴,Clara在拿湿纸巾给男孩擦手,听到这句话微微笑了起来,“母性本能”。

John拿过食物,不明所以的看了Harry和Clara一眼,然后将食物递给Sherry,“你被吓到了吗?甜心?Daddy不是在凶你。”

Sherry摇摇头,继续趴在John怀里,没有挪动,John安抚性的拍了拍孩子的背。

Hamish慢慢走过来,和Sherry一样趴在John的另一边手臂里。Harry和Clara笑看着John被两个孩子吃得浑身都是食物,她们甚至给浑身狼藉的John拍了照片。

回家的时候,两个孩子都睡着了,他们都待在John的怀里,他不愿意放开,即使他知道受伤的手臂一定会疼的,他依然不愿意放开。John想起两个生命刚刚呱呱落地的时候,医生将孩子们放在他怀里的感觉,老实说他吓坏了,他们怎么能那么小那么软简直就是没有骨头。是Clara帮他一点点的照顾孩子,Harry为他提供了修养的地方。她们帮助他让他有了这一切。

“谢谢你,姐。”

Harry的眼睛里闪过亮光,“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是的,是的。”John搂着孩子们喃喃道。

Clara帮John将两个孩子放到他们的床铺上,然后她先离开了。

“Da?”女孩迷迷糊糊的喊到。

“我在这里,没事的,到家了睡吧。”

朦胧的蓝眼睛看上去花了一点力气才清醒些,“Daddy,我有一个秘密…”

“嗯哼?”

“你没有用拐杖……”

John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Sherry已经睡熟了,他弯腰去亲吻他的女儿的额头,也在Hamish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然后他又在育婴室里待了一会才离开。

John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被孩子们弄脏的衣服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口袋中的硬物,他诧异的摸了出来,那是个U盘。上面满是刮痕,但是什么名字和信息都没有。

前军医的脑海中闪过今天唯一和自己贴身而过的人,那个流浪汉,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紧张起来,如果是那个流浪汉故意将这个U盘放到自己的口袋里,他是故意的吗?会有危险吗?打开查看U盘的念头立刻被掐断了。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