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的人.上


张起灵醒来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想起,本能告诉他这很正常,并且他处在一个很安全的环境下。这是一间他很熟悉的屋子,说明他在这里停留了很久,这让他感觉有些新奇,因为年少时,他总是流离于外,居无定所,可是这里窗外绿荫环绕,屋檐下还吊着小鱼干,细听之下还有瀑布水声,宜居宜室。


然后他知晓他的使命已经结束。延续千年的对抗已经不复存在,因为一个人。


他一张口一个名字溢出嘴角,“吴邪”。


可是吴邪是谁?他为什么会叫出这个名字?


张起灵不是犹豫不决的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给失忆后的自己楼下信息,于是他下床穿衣寻找线索。


他环顾屋内一周,很多地方在他惯用的留下笔记的地方,已经被他自己涂抹去痕迹,就好像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什么,这很奇怪,通常来说,如果留下了信息,那一般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重复涂抹去,只说明一种情况,就是那件事情已经解决不再重要。


但是这依然很奇怪,因为他找不到任何关于吴邪的线索,如果是这样只能说明他自己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环顾了屋内一周,这间房间不像是他通常会给自己留着的房间,双人床,大衣柜,这些木制的家具,带着年代的光泽,经久的使用过后,带着一些生活的痕迹,柜子的右下角有被小狗啃咬过的迹象,他的衣物被放在衣柜的一侧,留出的空档就好像在等待着谁。


他太过熟悉这些家具,以至于他立刻就能判断出他每天都在使用这些东西。可是惯睡的双人床,留下一半的衣柜,这说明了什么?


张起灵觉得奇怪,他还需要找到一些自己给自己留下的线索,他打量了屋内一圈,知道这里不会给他线索,于是他决定出门查看。


这是一栋2楼的小院子,全院曾经养过狗,因为狗舍还在,狗却是没有的。后院养鸡,这时候他看到自己留下的线索了,意思是“喂鸡”。随手撒了两把杂粮,看着鸡群开始摄食,他掉头去看狗舍,两个字“喂狗”,只是这个信息时间有些久,应该是很久前他留下的,狗走了之后他就没有再重新复刻。


然后他想了一想,抬头去看屋檐下的鱼干,一个角落里留下的信息是,“钓鱼-晒鱼-卖”,果然是这样。


有人知道了他留下信息的方式,并且让他这样留下消息。就好像知道了他的失忆症,然后有条不紊的为他安排生活,而他自己全盘接受了。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张起灵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屋檐,张腿跨步进屋,冰箱有做好的面食,然后还有桃形的馒头,那是寿桃,甚至还有一些动物形状的糕点。张起灵知道,他不是会为自己花这么多时间做无用功的人,所以这是给别人的。


是谁?吴邪吗?吴邪是谁?是吴邪安排的吗?


一时之间他有些茫然。他决定回到他睡醒的屋子里,细细搜索。


当他的手指划过床板的一端时,他僵住了身体。


慢慢的,他面无表情的再次环顾了屋内一周。


他知道这是哪里了。


热度 65
时间 2018.09.15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