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的人.下

张起灵举起手,再次触碰床头刻下的信息。


极深的颜色在他的眼底显现,但他是个自控里极强的人,很快按部就班的下楼蒸包子吃早饭,喂鸡,打扫屋子。


背上背包,带上鱼竿准备出门之前,他再次上楼确认了信息。于是转身出门进山,到鱼塘边后,钓上了几条鲜鱼,但是却又伸手放生了,因为有个声音告诉他,有人不喜欢吃这种。


有同钓的外地游人,看他钓几条鱼放几条,舔着脸上来问他能不能把钓的鱼卖给他们,因为他们都快钓了一上午了,一条愿意上钩的都没有。张起灵无所谓的想要直接把鱼给他们,但是脑子里突然想到院子里的字,卖鱼,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旅客的钱。


大概看他好说话,即使是个冷面,外地游客还是贴过来强行聊天,“大哥,你也是来玩的吗?这里原来附近有个村落,近些年,人走得越来越多,都快没人了。我祖上就是这附近的。刚好这的自然公园也开放了,我就回来看看。”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莫名想到另一个大体积大熟人。


他再抬眼看过去,果然也是胖的,他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复旅人的话,自顾自的又开始钓鱼。看对方实在没聊天的意思,气场又那么强,摸了摸鼻子,旅客跑回他们的队伍拿着鱼炫耀了一番,简直比自己钓的还高兴,大概是莫名有种虎口夺食的感触。


自觉钓够了鱼,张起灵收了一下背包,准备去下个地方,捞些莲藕,那些旅客在水潭边没一会儿就走了,这倒是正常。


这里的树枝繁叶茂,张起灵看着那些新老交替的树林,随手清理一些垃圾,他的眼神在打理这片林子的时候是极温柔的,就像看到了什么人。半途,他被人叫停指路了两次,还顺手把一个落水的人救上来,回家的时候,湿哒哒的衣服都要室外的温度烘干了。他把背包挂好,看着绣上的瘦金体护林人三个字,摇摇头,进厨房处理莲藕和鲜鱼去了。


吃过饭洗过澡,张起灵拖出一把椅子到屋檐的阴凉处入眠,院子里木门开着,院外的人透过木门能一眼看到院子里睡觉的人,里边的人也能一眼看到外面来了什么人。


“小哥,你怎么睡在这里?”一个万分熟悉的声音出现了,另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合着,“天真,我怎么越听你越这么贤良淑德呢?”


听到记忆里两个人斗嘴的声音,张起灵想起床头刻下的信息,那是吴邪的字,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但很快他就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来人的方向,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一块石头,随时准备发力。


“别打,我自己出来,”话音刚落,有人从树下走出来,脸是张起灵完全不熟悉的样子,可是声音张起灵却是知道,这是张海客,“哎呦诶,我的族长,您不看看手机,都多少天没有回复了,约好的,要是超过一个月您不回复,张家人就得过来一趟。”


“我不记得了。”张起灵淡淡的说,看着空荡荡的正门回了张海客一句。


张海客一愣,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咱们出山吗?”


张起灵看了一眼挂在太阳下晒的包,护林人三个字简直亮瞎了张海客的眼睛。


“行吧,我懂,他在山里,”张海客忍了忍还是说,“您常看手机,常回复,什么事都可以问我。张家的族人还在等您。”


张起灵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招呼张海客,自己带着躺椅进屋,上楼到他醒来的屋子里,走到床头,摸了摸那痕迹。


那儿只刻着两个字,“吾爱”。


—————

解释看评论

热度 41
时间 2018.09.16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