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 Consequences 后果(HWH/ABO/Mpreg)0.2

John皱了皱眉,别反应过度了,他在心想,或许只是有人不小心将U盘遗失在他的口袋里。

——真的吗?不小心遗失在他的口袋里?那样恰巧?

John回忆着白天去过的地方,碰到的人。

——那个流浪汉——

——可是空的U盘?

——也许是有人用技术藏起来内容——

——你已经下了战场,John,多想无用,他的腿在桌子下唐突的疼了一下。

普通人只会将这个U盘直接放到失物认领处,不论如何,如果他要打开这个U盘确认信息了话,他不能在家里这么做,John拿起外套走出门,他只是确认一下,如果这个盘中什么信息都没有,那他只要将这个东西放到公园的失物认领处就好。

他去了一家网吧,将U盘接入之后,其中一片空白,John松了一口气。

但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他的电脑摄像头提示灯唐突的亮了起来,而后瞬间灰暗。

——

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John意料之中的在肩痛中醒了过来,“Daddy?Daddy?”Hamish敲门的声音清晰可闻,他不由自主呻吟了一声。就算他很爱他的两个小宝贝,但是,不,他也不想一早上起来就碰到一个小调皮。

“Yessssssssssss,”然后两个小炮弹猛然打开门像点了火似的冲进了屋子,Hamish和Sherry一起七手八脚的爬上床,两个人分别占据了John的左右两边,“早上好呀,小甜心和小南瓜。”

“早上好,Daddy。”双胞胎们一起异口同声的说道。

“准备好去幼儿园了吗?”John亲亲两个宝贝。

“Yes,Sir。”Hamish迅速坐到John的肚子上敬了个不成形的军礼,John闷哼了一下,Sherry则在一边笑成一团。

这和他们上次讲到的霍比特人的故事有联系,不知怎么的,Hamish喜欢上了那只喷火龙,他自发成为守护金币的一员,并且自称自己是金币守卫士兵,要为了史矛革一战,他问John是怎么敬礼的——因为他知道John是个士兵,John只能告诉他,虽然John知道这和书里写的不一样。

而小姑娘更喜欢的比尔博,她想要跟随着这位探险家带着魔戒四处游荡冒险,然后她强调她也想要成为一名女海盗,探索发现无尽的宝藏,当然最后她总结道,她明白这都是假的,这只有在故事里才有的。为表抗议,Hamish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用敬礼表示他势必要成为一个士兵的决心。

“我们的小士兵,还有我们的小海盗探险家,一起去餐桌上等Daddy吧,我稍后就到。”John将孩子们搂在怀里一起坐了起来,对孩子们来说这就像一个自动跷跷板。孩子们哈哈笑着从John身上滚到床铺上。

“Daddy还要,再来。”Hamish重新爬了回去,继续一屁股坐下,John觉得自己的肚子受到了重击。

“oh……我受伤了……士兵你伤害到了无辜的平民,现在你的长官正在来逮捕你呢,快跑,去餐桌给史矛革留点好吃的,他兴许就原谅你了。”John佯装的扑向Hamish,声音发出Hamish认为的龙的呼噜呼噜声,小男孩咯咯笑的被父亲扑倒,John的胡渣挠在了他的痒痒肉上,他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救命……”男孩笑着喊道,“不,Daddy,我是……史矛革的朋友……”

“等等,我来救你了,士兵!”Sherry戏剧性的大喊一声,然后扑倒John的背后,彻底压趴了John。

“知道来拯救你的兄弟是件好事,但是,敌人太过强大了,现在他要把你们两个都抓起来,惩罚你们!”John一把捞过Sherry,将两个孩子一起铺到杯子上挠痒痒,这下子两个孩子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Da,停下,好痒。”“Daddy!”

“嗯哼,还敢侵犯平民的领土不?”

“不……”Hamish说道。Sherry滴溜溜的眼睛闭着嘴巴看着John。

John忍不住笑了起来,趁着他们还扭捏在床铺上,拍拍了两个孩子的屁股,“快去吧,Daddy的小捣蛋鬼们,去吧,去餐桌上等我,我很快就到了。”

“好的,Daddy~”两个孩子分别在John脸上亲了一下,Hamish像个小火车头一样快速的又跑了出去,Sherry要文静许多,她安静的走在Hamish身后,一会儿Hamish又跑了进来,拉走了Sherry。

——

去幼儿园的路上,Hamish像所有的四岁的孩子一样,就是个小能量棒,说着一堆又一堆别人听不懂的话题,大部分时间他在和Sherry说,有时候Sherry也参合几句,说到兴奋的时候两个孩子就会手舞足蹈起来。这个时候Sherry看上去就像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样,快乐而知足。

John有时候担心,孩子们会因为性格差异而吵闹打架,但事实并非如此,Hamish是个过分活泼的孩子,但是他总是能耐心倾听Sherry的需求,他不会打断Sherry说话,他常常为Sherry提出来的新奇古怪的问题所着迷,相对而言,Hamish是那个行动能力更强的一个,他更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像个哥哥一样有责任心,John看到不止一次看着他牵着Sherry和小朋友们打招呼,Hamish从来不会让Sherry一个人待在,而Sherry总是容易害羞,他帮助Sherry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一起出谋划策,两个孩子合谋起来的时候,才是真正让一家三个大人头疼的时候。

——上一次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家里被藏了一只野生松鼠。

那可真是灾难——被刨满地的报纸,和纸巾,被弄得到处都是,Hamish和Sherry本来想用着两样东西做松鼠的御寒床单的。

“别捣乱,照看好你的妹妹,照看好自己,知道了吗?我的小士兵。”John对Hamish说道,他控制住自己不要揉乱Hamish的脑袋,因为上次他这样做的时候,Hamish抗议了。

“Yes,Sir,”男孩又敬了一次军礼,小姑娘在边上乐不可支。

“Sherry,照看好自己,照好Hamish,”John蹲下来亲吻Hamish和Sherry,“晚上见,我的小海盗和士兵,我爱你们,小甜心和小南瓜派。”

“爱你,Daddy。Mua~”两个孩子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两个响亮的吻。John望着他们走进教室,直到他再也看不见他们。

John转身离开学校,当第一声电话亭铃声响起的时候,John有所警觉,他看了看四周,行人匆匆,看上去没有人注意到了这不合时宜响起的铃声。但电话依然在响。他困惑的向前走去,另一部电话响起了。紧接着的是第三部,John犹豫之后走进了电话亭。

他摸了摸身后别着的手枪,并不是说他真的打算做什么,但是那个U盘总是让他无法放心。

那个古怪的声音最终指示着他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一位年轻的女士坐在车中,拿着手机,等着他。

“Hello,John”她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John能闻得出来她是个Beta,但这并不能说明她真的是个Beta,所有的信息素试剂成本高昂,并非一般人能每日消费得起,但John打赌,对面这位女士一定用了伪装,她优雅的坐在车里,基本没有给John提供任何有用的消息。

John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但他确信自己不知道任何相关的信息,他只是一个已经退役了军医而已,没有任何秘密,如此兴师动众的行为只有可能是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U盘。为了以防万一,John早就将U盘藏了起来。

空旷的厂房里站着一个高个的Alpha,他的气息内敛,作为一个Beta,John没法从信息素中得到太多的消息。那位Alpha穿着灰色西装三件套,拿着黑色雨伞,有一瞬间,John觉得雨伞是用来防身的道具什么的。

John镇定的走了过去。

“你是谁?”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相关人士。”Alpha扬着雨伞彬彬有礼的说道,“初次见面,出于礼节我想我应该首先向你自我介绍,但介于情况特殊,我想我们可以暂时省略这一部分。”男人抬起头继续说道,“John Watson,Beta,刚刚退役的军医,两周看一次心理医生,正在寻找居所和工作,目前带着两个孩子居住在他的姐姐家中,Hamish和Sherry Watson…”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John挥手打断了Alpha的背诵。

“你看上去并不怎么害怕。”这一次高个的男士饶有兴致的说,他Alpha的气息变得有些强烈起来。

“你看上去也并不怎么吓人。”John镇定回答。

男人不可置否的继续说,“我碰巧知道你得到了一个U盘,而这个U盘对我相当重要,据我所知,你现在相当缺钱,而我可以为你准备充足的资金,让你找到足够好的房源,足够你给自己开个诊所,提供两个孩子的大学准备金。”

“我并不知道什么U盘。”John回复。

下一刻他便被猛烈的Alpha激素包围袭击,John脸色变得苍白,Alpha的气味,在刺激着他,命令他必须这样做,必须告诉这个Alpha发生了什么,这是军队里Alpha常用的对待Beta的把戏,Alpha习惯于用这些优势来控制Beta,把Beta当成低一等下属,John从未臣服过,但这个Alpha的气息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它如此强大,它让John恐惧,让John想要张口说话,它就像一面黑色的网,铺天盖地而来,John觉得自己就像溺水了,他拼命呼吸,那些珍贵稀少的空气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本能告诉他,他想要臣服。

但是——绝不,John咬牙想到。

骤然间,气味快速散去,John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占有绝对优势的Alpha在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前会收手。除非他并不想和他为敌,但是为什么?John上气不接下气的困惑的想道。

“抱歉,打扰了。”这一次Alpha才稍微带上了点诚意,“医生,解雇那个心理医生吧。”

“什么?”John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的手,它在高压之下并没有颤抖,这不是战后创伤的后遗症,你没有这样的情况。那是个庸医,解雇她。”男人挥了挥手,停在远处的车,重新开了过来。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John问道,他愈发糊涂了。

“在你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你就下意识的维护他了。”John听到那个走过他身边的Alpha低语。而他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谁?”

“如若不然,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我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再见医生。”Alpha点头致意,自己率先上了一辆小车。另一辆车开着门,正在等待John。

-------

当小黑车送John重新回到人群之中时,他依然困惑着过去的3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John持着拐杖静静在街头站了一会儿。

周边的人们突然发出了惊呼声,John茫然的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广场中心的24小时热播新闻正在播报着劫持案件。John听到那个幼儿园的名字时,全身战栗了起来,他的大脑一瞬间空白。而他的手机几乎是立刻响起了。John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手接通电话。

电视中传来声音,“……现场根据警方初步判定,有人在前一天周日封校没有人的时候,将绑架信放入了校园内,具体信息尚不清晰,现已知有两个幼童失踪……”

“看到新闻了吗?你的两个孩子在我的手里。”一个经过变色器处理过的失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John深吸了一口气,克制的开口问道。天啊,天啊,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你。”

“什么?”John表情空白的眨了眨眼,他难以置信的问道。

“告诉你的家人你得紧急离开一阵,收拾好你的行李,做好一切之后,就跟我们走。”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听我说的做,不许报警,没有商量的余地,否则你的两个孩子就完蛋了。”

“等一等,让我听听孩子们的声音。”

“稍等……‘Daddy help…’”天啊,是Sherry!“你听到了吗?”

“你得让她说话,我得确信他是我的孩子。”

“oh,很抱歉,军医,你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会再联系你的。”

“喂喂?喂?!”John看着电话显示,上面的陌生来电已经彻底挂断,很快一个新的电话切入了进来。是Harry。

“My God,John你看到那个新闻了吗?我刚刚接到幼稚园老师的电话,他们还没有找到Hamish和Sherry。”

“什么?”John在震惊之中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孩子们被绑架的信息。

“他们打电话告诉我的,你知道学校里留的是我的紧急通讯。Oh,我的Hamish和Sherry,John你在哪里?来警察局,我们在这里,苏格兰场,天啊,天啊,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John……我们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Hamish和Sherry还那么小……”

“Harry,听我说,冷静下来,”John抿嘴,“我们得冷静下来,Clara知道了吗?她有急性哮喘,你得照顾好她,我马上就到了。”

John知道自己应该抉择了——

他坐着的士回家,一路都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今天早上他刚刚因为一个U盘被带走,然后是两个孩子被绑架,为什么是我?John想。

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军医,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是因为那个U盘吗?因为他没有交出U盘所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不应该如此的,他不应该拿家人的性命去冒险的——

——冷静,冷静,John,这不合理——

——那位男士在更胜一筹的情况下,没有从他这里强取U盘——

——那个人在电话里,说的是“你”,没有提到这个东西——

——Hamish,Sherry——

当车子一停下,John狂奔着跑到了门口,快速开门进去,即使在这样慌乱的情况下,从阿富汗锻炼出来的警觉,依然让他觉察到了那里的不对劲。

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男人,他的肤色苍白,身形修长,看上去就像一座被精心雕刻过的大理石雕像一样。优雅精致,翩翩迷人,但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个锁了门的屋子里,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东西。

John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藏起来U盘,他握住了枪。

“John Watson,我不得不承认,你相当没有藏东西的技巧。”那个男人转头的看着John,他皱起眉毛,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你的孩子们被绑架了?”

John将枪口指向了他,快速走进,“是你绑架了我的孩子?他们在哪里?放下那个U盘!那不是你应该动的东西。”

那个高挑的男人依然坐在沙发上,白眼向上翻了一下,“不是我,得了John,这是我给你的东西,你已经履行好你的职责了。有趣,他们想要从你那得到什么?钱?不对,机密?不对,私仇?看上去不像。”

“你是那个[b]流浪汉[/b]?”John吃惊的上下打量着男人,就像他进门的时候男人做的事情一样。

“yes,”那个男人坦然承认,是他伪装成了流浪汉,将U盘放置到了John的衣服里,从而引来了另一个大麻烦。

“但是你们看起来相当不一样。”John目瞪口呆的指出,这个衣着精致的男人和昨天看上去邋里邋遢流浪汉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不会有人能从相貌上把这两个人联系起来。

“得益于我学到的一点小技巧。”那个男人得意的说道。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John用单手快速接起电话,他的枪依然指着高个的男人。

“Hello,John,你相信你的孩子们在我们的手上了吗?”

John吞咽了一口口水,接通电话。

———————————

“我们的交易依然有效。你会怎么选呢,是用你自己来换孩子,还是…?”

“我……一旦我跟你们走了,我怎么能确保我的孩子是安全的了?”金发的男人皱着眉毛问道。

“你会的。John一个小时,你只有一个小时收拾行李,留下自己离开的信息。记住不许报警,一旦你这样做了,你的孩子们就完蛋了。”电话中传来杂音是电话即将要挂断的前兆。

John抢问道,“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们?如果你们言而无信……”

“你没有选择。”对方果断挂断了电话。John一时间沉默了,他所得对,他不能容许任何关于孩子的患失,就算他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要他们,但是Hamish和Sherry毋庸置疑已经是他无法分割的血肉。他无法忍受自己会有失去他们的一天。

可是即使John愿意用自己去换取孩子们的归来,但是孩子们真的能回来吗?

他怎么能相信一个绑架者的话。

“你需要联系苏格兰场,这是一起绑架案,你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你的孩子们只是他们放出的烟雾弹,他们是安全的。”一个低沉的男音在唐突的John的耳边响起,John的身体一颤,他差点将手机掉到地上。

John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卷发的男人,显然他是为了听到电话语音才离John这样近的,此刻他正在侃侃而谈,“联系苏格兰场,当然如果有熟人更好……”

John打断了那个陌生人的言语,“你说我的孩子们是安全的是什么意思?”

“oh,你居然不明白?”高瘦男人从他的手机上屏幕上抬起头,“这个新闻直播来得太过突然,大部分绑架案为了保证受害者的安全,是不可能这样快的出现在公共频道上的,除非是有人特意将这个消息传播到了电视台。但是为了什么?内部情报,有人在午间新闻的广告插播时间里递上绑架案的消息,然后幼儿园才正式开始排查园内安全的。这不像是通常情况下新闻示威,没有要挟目地,没有责任人,也没有人在镜头中‘耀武扬威’,因此这真的是一次绑架案吗?不是用来故布迷局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们为了我才这样做的?但这并不能确保我的孩子们是安全的。我听到了Sherry的声音,Harry告诉我孩子们在校园里不见了。”

“校园里的员工,他们可以做到这个,当然迷倒两个孩子让他们睡着,然后放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也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你,当两个孩子被平安无事的找到之后,你的姐姐自然而然的成为照顾孩子们的最好对象,而你这个自己自愿离开,长期不在孩子身边的亲生父亲,大约不会有什么人关注到。”

“那不可能,Harry会找我的,就算别人都不相信,Harry也会知道孩子们对我的重要性。我不会就这样轻易的离开的。”John难以置信的说道。

“well,基于这一点,我推测他们会让你主动给电话语音留言,说你看到新闻,知道孩子们平安了,所以想要离开一阵,和你最后离开的消息不谋而合。而警方是无法根据Harry的一人之言为你立案的,他们没有证据表明你不是自愿离开的。你才是目标,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你静静的消失在人群之中,绑架两个孩子再带走的父亲的目标过大,所以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可能打算带走孩子们。”

“更重要的是,你的孩子们已经被找到了。”卷发的男人将他的手机亮出,屏幕上显示的是Hamish和Sherry天真无邪的睡颜。

“他们身边找到了儿童感冒药的药剂,看上去并没有喂食多少,有人正在为他们做检查,顺便,你的枪,John。”Sherlock扬起假笑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手里去的枪支交还给John。

“你怎么做到的?我的孩子们真的安全了?oh,天,这真是……真是太惊人了,太不可思议了。我,我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可怜的军医揉揉自己的脸,将枪接下,抬头问,“而且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Sherlock Holmes,一名咨询侦探。” 穿风衣的男士微微扬起下颚,兴致勃勃的回答。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