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雨村日常片段—梦魔

OOC警告 被我写太软了

第一次写瓶邪同人警告


—————

吴邪醒过来的时候,身上那些愈合旧伤在记忆里隐隐作痛,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想要知道张起灵在哪里,自己在做什么又是在做什么。然后他听到屋外雨滴砸瓦片的声音,那种滴滴答答的带着潮气和湿意的声音。然后才松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打算一口气从床上起来,然后又想了一想,外面也下着雨,天看上去还阴着,干脆再睡会儿。那句话叫什么—— 难得清闲不是吗?

然后门外就传来月半的声音,“吴邪,起床吃饭,胖爷我都把我饭给你摆好了,还不快点!”

吴邪睁开眼睛,决定还是不要糟蹋自己的胃,“起来了起来了。”

早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稀饭馒头。吴邪抬头左右看了一周都没有他以为会有的那个身影。“小哥呢?”他伸手想去撸小满哥,然后被一脸这个小辈不懂事的表情看住了手,天知道他是怎么从一条狗狗身上看出来了表情。

“哟,天真,你这是睡傻了?”胖爷在吃他的第三个肉包一边说着,“四天前,小哥就说了他去巡山了,不过我瞧着他今天也该回来了,雨都下了。诶,不对,吴邪你瞧着脸色不太好。”胖子起身去开屋子的灯,先前外面下雨,屋内就那么一点光亮,“还真是,你这是发烧了吗?”

“没,就是没睡好。”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他眯了眯眼,“下雨下的。”说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住口了。

“不是,你今天不太对,要不要和知心胖爷一起讲讲你的小故事。”胖子做怪状拉过自己的椅子和吴邪并到一排去。本来就没多大的空间,加上一个自带保暖层的男人根本就要坐不下了。

吴邪眯着眼睛去看胖子,“住手哈,这边的是我的肉包,你自己的刚都吃完了!”

“小吴啊,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

“放下肉包一切好商量。”两个都快半百的人莫名其妙的就一个肉包斗了半个小时嘴,然后还是吴邪吃了,吴邪莫名觉得这个肉包就这么好吃—— 大概是因为是虎口夺食而来。

大概也是因为他们纯无聊。

吴邪知道这是胖子在逗他,他也承这份情。眼看着胖子被人招呼出门,吴邪一个人就突然觉得没力气自己一个人靠沙发上,靠着靠着就又睡了。

梦里就是觉得冷,吴邪倒是习惯了,因为墓里都是这样。除了生生熬着也没其他办法。他恍然又觉得自己在长白山,不是在什么墓里,又突然回到了白沙沙漠,那里的夜晚也冷。

但是这也太冷了。他觉得自己又回到失血受伤的时候,被人丢下的那个时候。

这不对,吴邪清楚,他刚刚醒过来过,他在雨村,和胖子闷油瓶一起。他已经找到小哥了,没人能逼得了他们再下斗。理智上他很清醒,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如果雨村也是那个破铃铛的幻境——

“吴邪,”一双温暖的手覆在他额头,吴邪猝然惊醒,睁眼去看对面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满头大汗,惊魂未定,但是一双水润的眼睛湿哒哒的看着对面的人,全心全意的带着依赖,就好像回到20岁刚刚下斗的那会儿。

“小哥?”是南方人有的那种口语有人用软糯来形容的声调,但是这绝对不应该用在一个大老爷们身上。

张起灵看得心脏都要慢了一拍。不到眨眼的功夫,吴邪自己就从梦魔里醒过来了,回到他现在惯有的已经历事一番的老男人的气神色里。

“你…?”闷油瓶还没说话,吴邪就剧烈咳嗽起来,他本来肺不好,然后又好了,天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梦里的故事勾搭起来了身体上的回忆。他咳得觉得自己胆汁都要出来了,不要说身体都软了,张起灵撑着他。强行给他喂了点药。

“设么?…” 好不容易停下咳嗽,吴邪这会儿半点力气也没有。

“你在低烧。”

“嗯?我烧了?怪不得这么难受。”

“去医院…”

“也没那么难受。”

“吴邪。”平时小哥这么喊他的时候,他绝对是没法说不的,但是现在生病的人最大,吴邪就沙发一躺,就靠在小哥身上。

“就这样,一会儿就好了。”

热度 48
时间 2018.07.29
评论(1)
热度(48)